当前位置: 首页>>蓝导航正品3.0 >>看小明来看大陆第二

看小明来看大陆第二

添加时间:    

第三,以银监会成立为抓手,建立独立于政府的第三监管体系,实行行政权力与监管的分离,强化专业监管。基于两年前中银香港成功重组上市的经验,中国银行被率先选为两家试点行之一。而由于我自始至终参与了中银(香港)的重组上市,也就顺理成章地参与了中国银行总体上市的方案设计操作过程。中国银行是百年老店,历史遗留问题很多,而且是全球经营。受不同国家监管主体的不同监管,监管标准各异,仅涉及重组,各类文件及材料就有数吨,直接参加重组业务的人员高达数千人次,其难度和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由此也可以想象,全部国有银行的股份制改革重组上市是多么浩大艰巨的改革工程。

投资银行的核心技术是企业估值,而投资银行的部门和流程几乎是围绕着估值设计建设的。它是市场经济机制在微观部门的立体再现。投资银行内部有“中国墙”的设置,在墙两端分设不同的部门。一端连着发行者,即拟上市公司;另一端连着投资者,即市场。两端的部门严禁过墙,不仅文件信息需要保密不能过墙,而且在物理上要区隔,人员不能往来。从经济学意义上讲,这两端实际是供给和需求曲线的再现,而“中国墙”是供需的交叉点。连着发行者的墙的一端的部门,因利益驱使会努力证明拟上市公司品质如何优秀;而连着投资者的墙的另一端部门,同样因利益驱使会反复强调市场如何挑剔。当拟上市公司经过一系列流程从墙两端逼近“中国墙”时,市场的意义就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了。在代表市场投资者利益墙的一端部门的反复挑剔下,代表发行者利益墙的这一端部门就得不断挖掘拟上市企业可供投资的亮点,企业的价值由此得到发现,估值因此形成。但这不是过程的终点。模拟的市场毕竟不是真实的市场。投资银行对企业估值仅仅是个价格区间,最终定价还要通过路演。路演就是通过对投资者,尤其是以共同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的一对一谈判,收集不同投资者对同一标的企业的包括数量和价格在内的出价。不断地收窄价格区间,累计后的最终结果就是公开发行数量与发行价格。

据透露,截至目前,360集团及旗下各公司主体、合作伙伴和董事长周鸿祎个人累计筹集近1亿元资金,通过360基金会全部购买了各种医疗物资送到疫区。“一定要把这些钱变成实实在在的物资,并送到一线。”周鸿祎说。周鸿祎是湖北黄冈人,360公司还有很多高管也来自湖北。

20世纪90年代中期,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在这方面率先开始了尝试。建设银行与国际著名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合资成立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中金),股份各占一半,注册地在北京。而中国银行则是另寻他途,利用长期在海外经营的优势,在伦敦注册了中国银行国际控股公司(中银国际),全资附属于中国银行。一家合资成立于境内,一家全资却浸淫于国际资本市场,不同的路径却是同一个目的,就是学习国际上先进的投资银行技术,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树立标杆。50人论坛成员、时任中国银行副行长的周小川曾倡议成立中银国际。后来他在转任建设银行行长时,也兼任了中金公司的董事长。

原油是实体经济使用广泛的大宗商品,也是金融领域重要的资产类别。从国际市场来看,原油期货ETF(Exchange Traded Fund,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也是重要的市场工具,在证券市场上推出原油ETF,有利于打通证券与期货两个市场,为资本市场的繁荣增添新活力。

困难不容低估,信心不可动摇,干劲不能松懈。“最重要的仍然是做好自己的事。”经济学家林毅夫说,只要我们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持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之路必将越走越宽广。(参与采写:于佳欣、申铖、王雨萧、任峰、何宗渝)

随机推荐